新机上市

您的位置:首页 >> 新机上市

林莽ppbrpp討論嘉賓

03月28日 03:52 马鞍山手机网

《六七十年代前衛藝術群落系列活動之一》

——先鋒詩歌潛流

策劃:成 蹊   霜子  張潤峰

學術主持:林莽

討論嘉賓:

張郎郎  林莽  张寥寥  刘福春  潘婧  史寶嘉  成蹊  霜子  張潤峰

沙龍時間:2016年4月1日(周五) 下午2:00—5:00

沙龍地點:成蹊當代藝術中心一號館 (望京六百本北區一層A07)

Exhibition Venue: First Exhibition Hall, CHENG XI CENTER FOR CONTEMPORARY AR

张郎郎简历

学历:

1991-1992  普林斯顿大学 东亚研究所 中文教学资格证书

Certificate of Chinese Teaching

196 -1968  中央美术学院 美术史美术理论系 毕业证书

经历

05/200 -06/201 :  美国国务院 外交学院 教授中国文化及中文。

1997-1998:德国海德堡大学 汉学系及语言学系客座教授 教授中国文化及中文。

同时,为该校住校作家。

199 -1994:美国康奈尔大学 东亚研究所 住校作家 同时为语言学系教授中文。

1990-199 :美国普林斯顿大学 东亚研究所 访问学者

1988-1990: 香港华润集团中国广告公司驻北京办事处主任

1987-1989: 中国美术报副董事长

198 -1987: 美国凯寿律师事务所驻京办事处中国部经理,香港科苑电子有限公司驻京首席代表。

1978-1980: 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美术理论系教员

其他经历

2010至今   清华大学张仃艺术研究中心 研究员

1994-至今  普林斯顿大学中国学社 研究员

鸽子

我对它说过的,

是的,我说过。

在那乳白的晨雾笼罩时

我对它说过

我的声音透过这柔和的纱帐,

我自己听得见

它变得像雾一样神秘

它像梦里的喃喃的歌声,

在晨光里袅袅升腾,

发着红红的微光

如同那远方模糊的太阳。

是的,我对它说过:

飞去吧,这不是你的家。

大概是没听见,

它困呢,

它把雪白的羽毛紧贴着我,

它把头轻轻地垂下,

仿佛它是一颗纯洁的心,

一颗只会爱的,纯白的心,

它靠着我鲜红的年轻的心,

像两颗情人的心一样。

可是,我知道,这不是它的家,

我对它说过

在那乳白的晨光里

是的,我说过,

我真诚地说过,

在蔚蓝的天空下,

我悲哀地说过,在秋叶的金雨下,

我不止一次地说过,

飞去吧,

这不是你的家。

我说过,

当白雪在空中交织着无声的图案,

我对它轻轻地说:

像宁静的火炉低语,

像烟斗里的余烟,

我对它说着。

可是

它仿佛没听见,

它累呢,

它呢喃着睡在我怀里,

那样的信任,那样的依靠

我好像变成了强有力的

保护弱者的英雄。

它沉静地酣睡着,

像是窗外的白雪

可这是团温暖的雪……

我对它说过,

是的,是在那火炉旁的冬日,

那漫长与安静的冬日。

我说过,这不是你的家

在瑰丽的阳光下,

在浓绿的草地上,

空气是透明的,

像酒一样浓郁的花香,

是一缕有颜色的芬芳的液流,

在空气中浸润着、漫延着。

于是,它苏醒了,

站在我伸向未来的手心,

站在灿烂的自然的光芒中。

扇动了一下翅膀,

开始了飞翔。

这次,

我什么也没说,

它也什么没回答,

缓缓地一高一低地飞着,

投入了蓝天的巨大怀抱,

像一朵迅速消逝的白云。

它永远飞去了

仿佛我的心,也随它飞去了,

永远地,

我早就知道,这是它的家,

我告诉过它,

在我失去的希望里,

在我含泪的微笑中。

这不是它的家。

“小鸽子啊,它弄错了”

早晨

我睁开眼睛

一切都还在黑暗中,

我只能听见早晨的来临

我合上眼睛

一切都在光明里。

我听见鸡叫,

我就看见

一只金羽毛的鸡

站在青色大海的上空

把红蛋黄似的朝阳

从水底叫醒

鸡在叫。

(我忘记了他本来是一只

满身灰黑的白鸡,

住在一个破篓子里。)

我听见胡同里下夜班的脚步

和开玩笑的热闹

于是,

我眼前出现了他们

壮硕,威武

穿着咔叽布的工作服,

咧开大嘴一笑

露出健康的白牙齿。

他们宽阔的双肩

随着脚步的远去而消失了,

接着我眼前出现了幻境

出现了未来的景象

出现了盛开的无数花朵

蜻蜓、蝴蝶们像小猪娃子一样

高兴地窜来窜去。

于是,我睁开了眼睛

第一线阳光在对面斑驳的墙上胡闹

把光折入水中

吓唬着胆小的玻璃杯。

恍惚

我在走,影子贴在脚上

一会儿长,一会儿短

冲向前边,又落在后边。

心里很高兴。

我喜欢受点小委屈要人道歉。

我喜欢受点痛苦要有个尽头。

我把手伸出,扳开一个个大指头。

我愿意自我牺牲要有人为此幸福。

我愿意大病出愈要在明媚的早晨。

我回头看看脚印

小得奇怪,

望望前面

亮得像探照灯。

我喜欢一个人走要有影子跟在后头。

风景

沙漠,沙漠,沙漠,,,,

仙人掌绿得耀眼

像世界上所有的绿凝结成的晶体。

扭曲着,翻转着

把光芒般四射的刺

插入青天。

远处仙人掌,更远处还是仙人掌;

左面还有棵小的,

前面,那面,,,,

啊!一声格啦啦的巨雷,

从空旷的沙漠掠过

远去了

天都惊讶地张开了牙床,

使劲地瞪着。

所有的仙人掌

在刹那间

都喷出了一朵猩红的花

像是团团干燥的火焰。

1962年  张郎郎

林莽简介

林莽(1949—)原名张建中,河北徐水人。著名诗人,是“白洋淀诗歌”代表诗人之一。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第四届理事。

1968年在北京中学毕业,到河北白洋淀插队。同年开始诗歌写作,曾在北京87中学和北京经济学院任教。1992年到中国作协中华文学基金会文学部工作,

1998年到《诗刊》工作。现为《诗刊》编委,中国诗歌协会理事,北京作协理事。199 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著有诗集《我流过这片土地》、《林莽的诗》、《永恒的瞬间》、《林莽短诗选》、《林莽诗选》五部。另有诗文合集《穿透岁月的光芒》,随笔集《时间瞬间成为以往》等。

无法驱散

这股病房的气息,使人

无法驱散

虚弱的敏感午夜里变得更加清晰

以至听到了时间的脚步

来自隔壁

弥留之际发出的不断呓语

略带乡音的语调在呼唤什么

声音空旷、飘远、还有秋风的吹拂

寂静

近将死亡的人不需要搀扶

回顾的阳光下他已挽住了那只手

颤抖的声音诉说着幸福

这洁白的四壁上似乎印着两个字

转动门锁的声音后面

一定回转出那件黑衣服

这股病房的气息

空荡荡的

飘过洁白的四壁、变得

空泛又虚无

这不是病痛的声音

这生命飘逝的气流使人眩晕

不要离去

不要离去

如果能抓住什么

如果能抓住什么——那又有多好

伤口,压在那儿

沉重的、沉重地无法搬开的石头

还有

还有这股病房的气息

也许,永远无法驱散

198

融雪之夜

渐渐退向房屋的背阴处

白茫茫地

划出一道道寒冷与温热的痕迹

拉上厚厚的窗帘

生命退缩到自己的角落

一幅画

一个孩子轻轻地掀开海的表面

寻找那位首先点燃了烛火的人

这宁静的幻想

充满了灼热的渴望

你就是那个孩子

来自一个遥远的下午

穿越时间的隧道

摇响月夜的白银

仿佛整个世纪都在静静地期待

它的到来使落满枝头的雪顷刻崩泻

一片洁白地裸露

一片雾

漫长的以往突然皱缩

成为一片小小的回顾

这融雪的夜晚

不是每一所房子里都能听到垂落的水声

透过彼此设置的心灵羁绊

我渴望 、金黄而成熟的热情

生命如飘落的雪

在温热的化解中感知了自己的选择

银饰

镂空的枝叶的环

银光与容颜相映的闪动

雨后的微风

在鬓发隐约之间

在飘流的音乐与语言之间

温润光滑的缎子

平静而舒缓地波动

一座波光中的桥

一片浓荫下的寂静

夕阳中归巢的鸟群

就那样地飞远了

远得再也看不见了

弥漫的花香

仿佛消散的钟声

一只镂空的银耳环

在琴声幽暗的弦上

闪动月色的光芒

那熟悉的声音

渐渐沉于睡眠的波浪

在另一种边缘

长笛的声音在飘

飘在激流之后的暖流上

夏末十四行(之五)

玫瑰猝不及防的闪光使一切变得暗淡

时间抽去了阳光的骨架

为最灿烂的一瞬

我们等待了整整一个夏天

雨水淅沥 敲击古老的家园

划过黄昏的鸟群 打破

陈年的寂静 它们的鸣叫

使伞下归家的人们突然听到了某种呼唤

在这城市的边缘

巨型卡车驶出烟雨迷蒙的工地

公牛般地碾过泥泞的街区

在连接现在、过去和未来之间

当我们扭断了那条明晃晃的时光的锁链

断裂处 我看见许多玫瑰般美好的画面

清晨的蛛网

在几株新生的苇草之间

我看见那张闪着丝光的网

一只碧色小虫的抖动

使我查觉了清晨那微弱的风

在这被露水打湿的黎明

在我熟悉的水乡

挨过夏日的短夜

在岸边的苇丛中

我看见了眼前的这一幕

时间磨损的岁月

让我静下心来

如此贴近地观察

一只即将被捕获的昆虫

我凝神于一片晨曦的明亮中

想那隐蔽之处

许多赤色的精灵

总在移动它们深褐色的肢爪

噢 那阵我心中的大风

是在什么时候

猛地吹破了那些无形的网

正  午 

 

山岗之上是白云和湛蓝的天空

没有风  阳光投下雕像的影子

石头砌成的老房子

鲜花装点着每一个窗口

一个乐手睡在童话般的矮树下

水池边一群觅食的鸽子

一座喷泉替代了他的琴声

 

陡峭山崖上的城堡

一条盘山的沥青路

时隐时现于绿阴从中

曾经是古老的葡萄园

山坡被一片绿色始终覆盖着

墓地中的十字架闪烁

酒窖阴凉  我嗅到了橡木桶上金属的味道

 

一辆中世纪的马车

木制的四个轮子都有些倾斜了

停在石头砌成的小广场上

一座小城的一个正午

一辆旧马车

退尽了昔日的浮华

笨拙地  守候着一片明媚的阳光

 

蜂  鸟

 

我们在那座巨大的青铜雕像下眺望

莱茵河水闪烁

远山微茫  一座古堡

背着阳光投下深沉的阴影

收割过的麦地金黄

熏衣草己近凋谢

色泽微紫  但花香依旧袭人

 

我们从一片碧绿的葡萄园收回目光

凝神于身边采蜜的蜂群

 

一只小小的蜂鸟

彗星般地闪过我的镜头

在一朵玫瑰前悬停  颤动着它神奇的翅膀

 

那么微小  和蜂群混在一起

它的背后高大的战神和五谷之神静默

森林之灵  忘情于蔚蓝群峰中弥漫的花香

 

山下  一座千年的小镇

最早沉入了黄昏之中

蓝色的摆渡船划破金色的河流

一只小小的蜂鸟

闪烁着飞进了太阳的瞳孔

 

5月8日写在母亲节

 

在瑞士边境的小镇上

在阿尔卑斯山脉初夏的雪峰下

群山环绕的一片绿色

阳光明媚  湖水蔚蓝

教堂的钟声悠扬地响起

人们手持献给母亲的鲜花

从小教堂中走出来

我看见许多张平和而幸福的脸

 

阳光下  教堂的钟楼边 

一位鬓发苍白的母亲

微笑着  看着我们

鲜花在微风中摇曳 

摇曳中浮现出

母亲那张同样的布满了皱纹的脸

那一瞬我突然迷失

迷失于心头涌动的波澜

 

而此刻 

悠扬的钟声仿佛穿透了时空

鸽群飞翔

绿色的湖面上  一艘白色的游船 

鸣叫着  划开碧波

驶向了蓝色的远山

 

那是什么味道

 

那是什么味道

在夏日的雨后

在一条乡路的尽头

一座老房子  屋檐残破 

马棚也有些倾斜了

 

是的  就是这种味道

在劳动的间隙我们躲进麦垛的阴影处

月光和麦场上的灯火

交叉着映出房屋和人们晃动的影子

我们用碾过的麦草盖上自己就睡着了

午夜的露水渐渐地打湿了我们的头发

 

就是这种味道

温热  潮湿  一种浓郁的麦草的香气

这乡野的宽广的柔情

深深地印入了我的心里

 

那是年少无忧的记忆

混着麦收季节的辛劳和倦意

还有细雨和风

一股久违了的浓香

在异国他乡

在一条乡路的尽头

在我的心头突然间涌起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兽骨的短笛轻诉岁月的锈色

青铜的雕像倒映在水中

一座山中的小镇受惠于蜿蜒的河流

一座祖先遗留的石房子

将气息传给了一架古琴

一个乐手沉睡于乐曲的波涛汹涌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一条沉船梦见了北风中的大雨滂沱

滚滚雷声震慑着鬼魅与精灵

雕栏上的彩色源于一个异乡的人

他曾面对大河哭泣

他的泪水淌入滔滔的水流

一个声音在暴雨中呼喊

 

画出梦想你就可以安睡

绘出希望你就能再次远行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它的魅力来自叮叮当当的打铁炉

一把长剑的寒光刺破了飞翔的梦

一个马刺埋入葡萄园又进入了陈年的老酒

一个酿酒作坊的工匠

嗅出了酒桶中铁锈的芬芳

 

一条大河到底有多少传说

山麓起伏  血流奔涌

一位智者摘下棘冠说出真理

一位武士脱下铠甲垂下头颅

一位国王放弃战马爱上漂流

漫山遍野的葡萄园炸裂了浆果

汹涌成一条滔滔汩汩的大河

画眉鸟婉转地唱出遗忘的情歌

酒神在橡木桶中呢喃着满含醉意的传说

 

刊发于《十月》

    (实习编辑:郑娜)

男人肾阳虚有什么表现大同中医妇科医院泉州治疗男科方法

手麻得吃什么药
儿童消化不良吃什么药
运动引起的肌肉酸痛分为
友情链接